杜彬(《三国杀》创作人游卡桌游创始人兼CEO)

编辑:展开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1-24 03:13:20
编辑 锁定
本词条缺少名片图,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,还能快速升级,赶紧来编辑吧!
杜彬是北京游卡桌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创始人兼CEO,是三位《三国杀》创始人之一。
中文名
杜彬
国    籍
中国
职    业
CEO
毕业院校
清华大学

杜彬个人简历

编辑
中文名:杜彬
  毕业学校:中国清华大学计算机系,99级博士
杜彬是北京游卡桌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创始人兼CEO,是三位《三国杀》创始人之一,公司创立于2008年,主营业务是桌上游戏的开发与销售,网络游戏开发与运营。其创业目标是促进中国桌游产业的形成,成为行业领头羊企业。

杜彬工作经历

编辑
2003-2007: IBM中国研究院实习生
2007-2008 凝聚态(北京)投资管理有限公司,IT副总裁

杜彬卡牌创业

编辑
2002年,世界最著名的桌面卡牌游戏万智牌已经进入中国市场4年。可惜晶合时代与威世智公司的2000万市场费用,砸入网游日益壮大桌游尚未启蒙的中国市场,注定不会也的确没有溅起太大的水花。
刚满21岁,仍在清华大学计算机专业学习的杜彬,通过一位瑞典的朋友,略过万智牌,接触到了其他的桌面游戏。第一次玩,杜彬说就像是别人第一次见到“三国杀”一样,特别新奇,觉得很有意思。
这位瑞典朋友在北京的家里,有众多桌面游戏。杜彬借出来,立马组织了一个聚会,教亲戚朋友一块玩,大家都很喜欢。久而久之,桌游的地位超越了电子游戏在一名计算机专业学生心目中的地位,从只是玩,逐渐发展到关注桌游行业。
谈起电子游戏,杜彬显然兴致不高,虽然也玩《星际》,也知道《血狮》,却没有再深究这个行业,也从未打算成为“电子游戏人”。倒是桌面游戏,时刻让杜彬有所牵挂,总是想试试找找有没有国产桌游萌芽。
一次网购成就“三国杀”
2007年的时候,杜彬在清华大学攻读集群计算方向的博士。
这时的准博士,不光是做研究,副业还挺多。在[IBM]兼职的同时,依旧放不下心头好。一次网上搜索,发现有人在淘宝上出售自制卡牌游戏。尽管制作粗糙——喷绘在不干胶上的图案,贴在手工剪裁的卡纸上,人物造型也是照搬的《三国无双》,杜彬仍消费了79元,成为这套牌的前十位顾客。之后他立刻联系到卖家——当时仍在传媒大学就读的李由和他的搭档。找到李由,肯定不是一次偶然事件,必定是对于这个领域的长期关注和敏感,让杜彬获得了这个机会。
“剪裁成套这种事情,应该是给居委会的老太太干的,你们应该只负责设计。”在这句话的影响下,杜彬成功入伙,也让杜彬的妈妈在此后的几个月里,为这三个年轻人,先后剪裁了200套卡牌。杜妈妈虽然不大乐意好好的清华博士“不务正业”,嘴上虽唠叨几句,对于宝贝儿子的创业尝试,还是帮忙了不少。
最初,杜彬只是帮忙做、帮忙销。经过慢慢的摸索后,三个年轻人越做越有感觉,终于在07年底凑在一起做了一个决定,要正式把自制卡片商业化,并将这款游戏正式命名为“三国杀”。三人一起投资了五万元,杜彬出资三万,总共印出五千套卡牌,每套零售价64元,08年1月1日正式发售。最初的一千套带编号的限量版,由于在“小作坊”时期已积累一定人气,很快售完,剩下的也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全部售罄。
到6月份的时候,公司的副总黄今入股,负责市场方面工作。这一次,大家总共投入30万,印制的3万套卡牌,也在接下来的半年时间里卖完。
杜彬从清华毕业后,彻底放弃了做技术研究的计划,用他自己的话说,是非常“有问题的”以工科博士的身份专职创业搞管理。2008年1月,在几位创始人的努力下,游卡桌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正式成立,杜彬任CEO。
游卡发展至今,已出品两款自己研发的桌游作品。一款是著名的“三国杀“;另一款是取材央视著名节目的、相对轻松的“砸蛋”。08年底,游卡还将推出另一款传统题材的桌面游戏,同时“三国杀”网游也在内测当中。
对于线上业务,刚刚获得盛大投资的游卡并没有偏重投入。杜总希望看到的是,线上线下的相互促进。杜彬提供的数据显示,单是“三国杀”基础包,月销量就在10万套左右。
然而至于如何促进这种市场和运用的工作,并不是杜彬负责的内容,学技术出身的他,更愿意贴近研发,所以负责产品的研发,规范大家的头脑风暴。《三国杀OL》的服务器遇到问题,是他唯一能发挥专长的地方。

杜彬发展的意义

编辑
《三国杀》是一款备受大众热捧的桌游游戏,杜彬表示,《三国杀》之所以能给玩家带来这么多的快乐,首先是《三国杀》为玩家提供了一个平台,这个平台不仅仅能够提供游戏和娱乐,还能提供交流和互动,在“绿色不插电”的理念下提倡更健康的桌游游戏。其次是因为《三国杀》不仅仅是《三国杀》,它繁衍于丰富的三国文化中,并且衍生出了一种文化的意义。桌游产品的创作过程中倾注了足够多的心血设计的时候,玩家在玩的过程中,就能不停挖掘出东西来,刨出设计者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文化。
因此,一款桌游游戏能升华到文化意义的层面,才是《三国杀》真正火爆的原因。
尽管异于网游,桌游产品的同类竞争也十分激烈,熟谙桌游之道的杜彬有他自己的看法,“游卡桌游首先奉行两个理念,一是要站在桌游行业的高度来开发游戏,二是要挖掘游戏产品背后的文化意义。”
他还说,桌游行业还没有进入竞争的时代,因为毕竟还处于初级的蓝海阶段,市场正在高速膨胀,此时的竞争是没有太大意义,国内桌游都是各自发展,没有什么正面竞争。
不过,他也表示,欢迎以后出现同类产品的良好竞争,但要坚决抵制恶性竞争,不希望新生行业坏在源头上,《三国杀》会同时关注商业价值和文化价值,丰富玩家的精神生活。
《三国杀》将中国桌游做得风生水起,几乎开辟了中国人休闲娱乐的一种新方式,这种方式健康又富有游戏性,让人着迷又不会沉迷,作为新兴娱乐项目还带着那么点潮劲儿,如果出门和朋友们去消遣,不会这个,很有可能会显得自己格格不入老气横秋了。
2011年第九届ChinaJoy上游卡桌游也是高调推出《神话降临》的最后一个扩展包——山包,于此同时也预示着《神话降临》的终结。在看到桌游界独占鳌头的《三国杀》如火如荼地发展的同时,也有很多玩家关注《三国杀》今后的命运,《三国杀》这个中国桌游界的神话是否会随着《神话降临》的终结而终结?

杜彬桌游的扩展

编辑
其实《三国杀》新的扩展计划早已制定好了,不光会有新的武将出现还会有更多新玩法,如场景、战役等模式。这种发展在一定程度上更接近集换式卡牌的模式,不知道将来的《三国杀》会不会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《万智牌》。不过,不管《三国杀》会不会像《万智牌》那样出海量的牌来让玩家收集,《三国杀》一定会成为中国第一竞技桌游,因为《三国杀》即将会出现一条独立的竞技分支。3V3的玩法已经被玩家普遍接受并且大赛小赛不断,掀起了桌游竞技的小高潮,而今后《三国杀》还将继续完善竞技玩法,推出新的竞技模式和卡牌,使得《三国杀》在牌桌上更有杀气!
素将也有春天?不好意思,素将一直在春天
随着《三国杀》武将越出越多,在那些小纸片儿的武将世界,也出现了一代新人换旧人的残酷生态现象。喜新厌旧是一般人的心理常态,再加上新武将一般操作性都比较强,照比关羽那种素将,玩起来简直是妙趣横生了。不过杜彬表示,《三国杀》的武将都是平衡的,没有说哪一个武将格外的强,当然也不会有哪个武将格外的弱(神除外哟),又套回那句老话,没有弱的xx(武将/职业/其他)只有弱的玩家。其实每个武将在正式推出之前都进行过严格的平衡性测试的,在1V1或者配合战中,都不会有任何一个胜率高高在上的佼佼者,所以不要总说素将也有春天什么的,因为他们一直生活在春天,是玩家自己把自己关进严冬罢了。
这是一个重口味的时代,单将的游戏远远不能满足我们这些玩了一两年的高端玩家了,双将早已经是家常便饭,三将四将什么的也不是十分稀罕的事情,不过总是有个麻烦的事情就是——规则。各路村规均不相同,玩家经常为双将的规则吵得面红耳赤,总希望在那个时候会有一个绝对公正的声音出来说自己是对的。于是大家把目光不由自主地投向了游卡。游卡也做过较为全面的民间玩法收集,了解很多,但这是民间的智慧,游卡认为不需要约束,说实话,游戏中争吵的那部分其实也是游戏乐趣的一部分不是么?
游卡想让我们回到面对面的生活
盛大代理的《三国杀OL》也随着《三国杀》桌游的兴起而在线爆棚,虽然线上线下游戏人数都是在稳步增长,两者发展也是相辅相成的,但是,游卡的初衷还是希望我们能多回到面对面生活的状态。网络发达也冷漠,网游总是和各种负面的新闻关系暧昧,说到健康生活,人们都会在建议中加上一条多和朋友亲人交流,当然,是面对面的。所以,游卡也将会继续以桌游为主的发展,让玩家在玩游戏的同时,一抬眼看到的是自己可爱的亲人和朋友的脸,而不是显示器闪烁的冷冰冰的光。
参考资料